廖信忠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47:被遣返臺灣
  5
  回臺灣了,搭著運輸船乘風破浪北上,像林水源這種匆匆被趕上戰場第一線的兵才第一次有機會好好欣賞這“南洋風光”。
  在摩羅泰島最後統計,還有幾十個人沒找到,他們是遁入原始森林的更深處做持久抗戰了。
  這海域的島嶼星羅棋佈,有大有小,在甲板上吹著海風,享受好天氣,但船每駛過比較大的島,林水源總是在想,恐怕這些島上還有人沒出來。
  在南洋幾年,回臺灣時臺灣已經改用民國紀年。一九四七年,什麼也不會的林水源在鄉裡五金行找到一份伙計兼外務的工作。
  他在南洋戰俘收容所里,見識到一夕成為戰勝國或戰敗國人民的現實,深知改朝換代,學國語以後才有出路,一邊工作一邊勤練國語。
  聽說前不久,從臺北開始有騷亂一路往南蔓延,也在他們家附近打了起來。
  “你不知哦,這些阿山實在太壞了,尤其那些兵仔,社會被他們搞到亂七八糟,狗去豬來,臺灣可憐哦!”好多人都這樣跟他講。
  在林水源不在臺灣的日子,改朝換代,本來滿心期待的祖國,因為接收人員素行不良,在短時間內引起了民眾反感,終於,一次查緝私煙的小摩擦,成為暴動的導火線。
  許多人決定揭竿起義,一些當過日本兵的民眾和山地人在各處與“國軍”火拼,而許多地痞流氓也趁亂打劫,社會上一片緊張。
  “啊,國民政府也不反省反省自己哪裡做錯了,就從大陸派了軍隊,從基隆上岸一路就殺到高雄,殺紅了眼,先殺再說,死了很多人吶!”
  “隔壁那個,阿土伯你知道,說要去幫忙調停談判,結果呢,沒過兩天屍體被丟在車站噴水池哪,夭壽哦!”
  “後來,後來就開始抓人啊!還好你回來得晚,當過日本仔兵的好多都被抓去問了,好多都回不來了。”父親兩手一攤,不願意再說下去。
  林水源也看過幾次“國軍”,軍容渙散,軍紀也敗壞,那模樣簡直就跟以前的浪人流氓沒什麼兩樣,沒教養就算了,還沒文化水平,令人啼笑皆非。
  “我同行真衰,這些草地仔沒看過水龍頭,以為裝在牆壁上水就自動流出來了,拿回去發現沒水流出來,就把他揍了一頓,哈哈哈,唉!”他聽老闆說。
  他懷疑這種軍隊是怎麼打贏日本的。他心裡找出一個解釋:大概就是因為像流氓,打起仗來比較有野性,戰力才強吧!
  時局亂,五金行生意也不好,東西又常常被“合法搶劫”征收去,老闆一直在做虧本買賣,只好把林水源給辭退。
  少了一個能賺錢的人,家計馬上受影響,又沒什麼謀生技能,找工作到處碰壁,想到以後還要成家立業,愁呀!  (原標題:臺灣這些年所知道的祖國)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or56orcqx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